1亿元预付款未到账,大富科技收购百立丰生变?

2018-08-06

文 | 蓝月烺

大富科技并购百立丰一事再生风波。

7月30日,迟到两个多月的第一笔7000万元预付款,终于打到百立丰的账户上。而余下1亿元的第二笔预付款逾期两个月仍不知所踪。

据5月23日大富科技(300134.SZ)与百立丰主要股东签署的《深圳市大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支付现金购买百立丰科技有限公司51%股权之框架协议》(下称“框架协议”),大富科技须在协议签订15日内向百立丰支付1.7亿元现金,作为预付款。

按框架协议约定,该框架协议签署次日,大富科技可直接支付预付款中的7000万元至百立丰账户,用于百立丰日常经营活动;该框架协议签署15日内,大富科技支付预付款中的1亿元至指定账户,用于通过二级市场购买大富科技股票。

但两个多月过去,仅第一笔预付款7000万元人民币到账。

这不得不令人担心,是大富科技没钱了吗?显然不是。大富科技2018年一季报显示,期末货币资金余额为24.5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框架协议中,百立丰向大富科技承诺,经审计净利润如下:2018年度不低于1.68亿元,2019年度不低于1.88亿元,2020年度不低于2.16亿元,2021年不低于2.16亿元(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孰低者为准)。

但大富科技对此解释为“因协议相关方仍在就证券账户及对应资金账户的监管事宜进行沟通商议,因此剩余预付款人民币1亿元尚未支付。”

究竟证券账户及对应资金账户监管事宜存在怎样的争议,第一手机界研究院特意致电大富科技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时仍未得到正面回复。

若本次交易终止或最终未能达成,大富科技同意可以将已经支付的1.7亿元预付款,转为收购重庆百立丰10%股份的对价款(标的公司估值不超过17亿元,最终以各方签署的协议为准)。

如果本次交易终止之日起30日内,前述10%股权转让仍无法完成交割,则百立丰应当即日足额返还全部预付款1.7亿元。若本次交易由于主动终止,则百立丰应当在本次交易终止之日起3日内,足额返还全部预付款1.7亿元。

频繁重组事件回顾

从2017年2月到2018年3月19日,在大富科技对百立丰提出收购意向的前一年间,大富科技共停牌两次,停牌时间近10个月,谈了6家标的公司,均以失败告终。

对此,第一手机界研究院对失败原因作逐一梳理。

2017年2月9日,大富科技对深圳市配天智造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 配天智造 ")提出收购意向,停牌两个月后标的增加东莞市领正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 " 领正电子 ")、东莞市湘将鑫精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 "湘将鑫 ")、珠海高凌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 高凌信息 ")3家公司。

2017年8月9日,停牌期满6个月后,由于交易各方未能就交易方案的估值等重要条款达成一致意见,大富科技终止收购配天智造、领正电子、高凌信息。交易标的变为湘将鑫1家公司。

2017年10月31日,大富科技以“交易双方未能就业绩承诺及锁定期等核心条款达成一致意见”,终止收购湘将鑫

2017年12月18日,大富科技公告称拟收购一家互联网运营行业的公司。2018年1月2日,公司将重大事项停牌转为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停牌满一个月时,重组标的增加至2家。停牌满三个月时复牌,大富科技宣布“鉴于未能与上述两个标的的交易对方就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方案的重要条款达成一致意见”,与2家标的均洽谈失败。

通过回顾可以发现,过去一年间,大富科技的收购对象集中在供应链上,而谈崩的原因大都在估值、业绩承诺上。

各取所长

与此前的收购对象集中在供应链上不同,此次收购对象百立丰是终端厂商。对于大富科技来说,有着重大战略意义。

回顾大富科技2017年财报,其主营业务射频产品、智能终端结构件、汽车零配件的营业额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67.07%、24.69%、5.11%。除汽车零部件业务营收同比上涨17.36%外,射频产品和智能终端产品营收较2016年同比下降均超过26个百分点。

这一方面是因为受通信行业迎来周期性低谷、消费电子行业进入存量市场等大环境影响,客户需求下降;另一方面是因为过度依赖大客户使得议价能力不足。2017年,大富科技前五大客户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超过70%,其中第一大客户占比达42.66%。

大富科技称,引入行业内拥有成熟知名品牌的智能终端整机厂商、打造自主品牌的智能终端,有助于与定制化零部件形成良好互动。零部件为自有品牌形成支撑,整机拉动零部件的销售以及前瞻开发,快速稳健地完成公司产业升级,提升公司抗周期、抗风险的能力,确保可持续发展。

收购百立丰,一方面可以帮助大富科技保持较大的零部件出货量,降低对大客户的依赖;另一方面可以借助百立丰的海内外销售网络拓展业务。

业内资深人士李航认为,大富科技短期目标更倾向于前者。

百立丰是重庆本土最大的手机及智能终端研发制造企业,2017年国内市场份额位居第九位,超过联想移动,旗下包括了lephone、dazen、Lesun、Lecom、Coomax等智能手机品牌。

据百立丰官方数据显示,截止到2017年底,百立丰全球累计出货量已达8000万台,目前已开拓了30多个国际市场。其中,国际调查机构GFK数据显示,百立丰lephone手机2017年销量为467万部,占据国内手机市场1%份额,排名第9位。

而大富科技作为全球最大的射频滤波器供应商,深耕通讯行业17年间,形成了机电共性制造平台、工业装备技术平台、网络工业设计平台三大平台。依托三大平台优势,大富科技主要着力移动通信、智能终端、汽车三大主营业务。在硬件方面有着深厚的技术积累。

大富科技表示,本次收购百立丰,是公司在5G全产业发展上的重要布局,旨在借助百立丰在智能终端精密金属结构件、高端硅胶结构件、芯片、屏幕、摄像机等领域的优势进一步强化智能终端业务。目前,百立丰正在横向拓展智能硬件、智能家居、软件研发等生态链系统。因而与百立丰一拍即合,以期从模组到智能制造发挥产业链联动效应。

复刻辉煌

据了解,大富科技是华为无线基站射频器件的战略合作供应商,曾多年蝉联华为“金牌核心供应商”称号。

但自2010年上市以来,由于通信行业投资增速下滑,行业内竞争加剧,大富科技业绩开始下滑,2012年亏损1.9亿元。虽然在2013年有所好转,但是2013年之后,大富科技却始终没有回到其顶峰状态。为了提升业绩,大富科技在资本市场上动作频频,投资、并购等运作不断。

仅2017年一年,大富科技和6个收购标的接触却都以落空告终。股票复复停停间,其投资的大盛石墨、三卓韩一亦在2017年吞噬了为数不多的利润,造成业绩大幅下滑。大富科技2017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7.79亿元,同比下滑26.09%;净利润为-5.12万元,较2016年的1.25亿元下滑510.50%。

另外,大富科技2018年上半年的业绩也不理想,大富科技日前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18年上半年亏损1500万~2000万元。

对于2018年上半年的亏损,大富科技表示,公司根据自身战略发展规划,优化资源配置,将部分产能转移至安徽以提升盈利能力。在产能转移过程中,直接带来公司成本增加,影响部分产品的交付,间接影响了当期业绩。

笔者进一步研究发现,虽然大富科技第一季度扭亏为盈,但业绩改善的原因是大富科技在产能转移中获得大笔政府补助,其全资子公司大富机电收到怀远县财政局奖励金3000万元。

大富科技要实现业绩持续向好,当务之急应当是提高营业性收入。若收购百立丰一事生变,对大富科技的影响不光会在短期的股价上,更有可能损害其长期的客户结构改善计划。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